痛心!为了3岁儿子,妈妈勒死22岁女儿,高管丈夫求从轻处理

admin

管理员
管理成员
来源:广州日报
阿惠是一位典型的家庭主妇,她的丈夫在一家高新科技企业做主管,他们有一个22岁的女儿,还有一个才3岁的儿子。虽然阿惠全职在家,家务忙碌,但在外人看来,这是一个稳定的、让人羡慕的家庭。
可是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让周边人谁也没想到的是,一场突发事件后,经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,阿惠因涉嫌故意杀人罪站在了被告席,庭审中,阿惠对犯罪事实及相关细节供认不讳。近日,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,判处阿惠有期徒刑5年。
1
2018年5月27日的凌晨,一部小汽车驶向了康宁医院,车上男子找到值班医生,称自己的女儿自杀了,希望医生能救治。值班医生做了心电图等检查后,很遗憾的告诉这位男子:节哀,准备后事吧。
随后,男子报警称自己女儿自杀了,送医院抢救未成功。民警赶到了现场后,又来到死者的住处,找到死者的母亲——阿惠了解情况,这时,阿惠很平静的主动告诉民警:是我用腰带勒死了她……
民警也震惊了。
2
虽然人生相对比较安稳,但对于性格偏内向的阿惠来说,还有很多不圆满的地方,丈夫工作一直很忙,难以顾及家庭,自己与女儿阿丽之间的关系,也一直不是太亲密。
更关键的是,女儿阿丽的成绩一直不是太好,中考后,只能独自上了一家职业学校,与父母的沟通就更少了。
职校毕业后,阿丽回到深圳,没找到合适的工作,她就一直宅在家里。2014年开始,阿惠夫妻发现,女儿阿丽动不动就发很大的脾气,似乎精神上有点不正常。送到康宁医院,被诊断为强迫症和中度躁狂症,之后开始陆陆续续的服药。对她一些狂躁的症状,阿惠夫妻无奈中也只有慢慢习以为常了。
在这期间,阿惠意外又怀孕,见政策已放开,2015年阿惠就将孩子生下来了,是个儿子,虽然女儿的病情时好时坏,但中年得子,阿惠与丈夫阿明还是甚感欣慰。
可是,家里多了一个孩子,自然也就多了很多事情,加上照顾孩子精力的分散、经常有孩子的啼哭声等,家庭的氛围似乎又凝固了一些。
3
后来,女儿阿丽的症状似乎越来越严重,2017年,阿惠夫妻将阿丽送到康宁医院住院治疗,可是效果不理想,甚至还出现过阿丽自残想撞墙自杀的行为。
没办法,阿惠夫妻将女儿接出了院,尽力看好她。他们发现,女儿阿丽不好好吃药,强迫症更严重了,严重的洁癖又犯了,经常洗手要反复洗很长时间,晚上经常彻夜不睡,凌晨四五点去冲凉,一冲又冲好长时间。
狂躁的阿丽还常发脾气,要求父母天天陪着她,更关键的是,阿丽对年幼的弟弟总是充满了敌意,弄得这个两三岁的孩子都不敢靠近她。
阿惠夫妇也曾想将女儿阿丽再送去治疗,可阿丽说如果你们打120,那我就先把弟弟杀了,这更让阿惠心惊肉跳。阿丽在家还经常和她说要弄死弟弟、拿枕头捂死弟弟,每见她拿起枕头,阿惠都得时刻盯好她。
在这样的气氛中,阿惠都有一种绝望感。她想,如果哪天女儿想伤害儿子,那我就先动手杀了女儿。有一次,阿丽又狠狠地说道不放过弟弟,那天晚上,等丈夫回来后阿惠和他聊起这件事,很无奈地说,现在过得很痛苦,怎么办?丈夫长叹一声说,不如全家一起吃安眠药死了算了,只是儿子还太小,苦了儿子啊……
4
2018年5月26日晚上,一起出去散步后,丈夫先带着儿子回来去房间休息了,可这时,跟阿惠走在后面的阿丽,和阿惠争执了几句后,狂躁症状又犯了,到家门口就踢门、怒吼,并要求将弟弟送走,不送走她就弄死他,说她的洁癖受不了看到他拉屎拉尿,她和弟弟两人之间只能选一个。
阿惠小心翼翼的问,能不能推迟半年,将后续都安排好再将弟弟送走?阿丽吵着说不行,今晚就必须将弟弟叫起来送走,不送走就弄死她。
阿惠在绝望中爆发了,她当时的唯一念头是,我得杀了她,再用我的命换她的命。趁阿丽不注意,她将挎包中的一条紫色腰带对折好,突然将阿丽的脖子死死勒住,直到阿丽再也没有了呼吸。
看着倒在地上的女儿,阿惠逐渐平静下来:一切我来承担吧。
5
阿惠选择了认罪认罚。法庭上,阿惠的丈夫对阿惠的行为予以了谅解,并恳请法院对阿惠从轻处理。
检察官在发表公诉意见时,很沉痛地表示,本案是一宗家庭纠纷引发的悲剧,逝者已矣,但留给社会沉重的警醒和思考。法院经审理后,考虑该案的特殊情况、阿惠的自首情节等,依法减轻判处阿惠有期徒刑五年。目前,判决已生效。
谈起这宗案件,办案检察官赵妍依然很是唏嘘,“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,我们每个人、每个家庭都可能有一段最艰难、最无助的时候,希望大家都能挺过去,要理性、妥善地处理各种关系。当然,能有社会的力量能帮扶一把会更好,但是一定要记住,任何人、任何时候,都不能非法剥夺他人的生命,这是法律所不允许的。”
 
顶部